當前位置:首頁 >>會員資訊

市值破千億!雙引擎驅動聯想中國“開局”

2021年01月20日 15:01????信息來源:聯想(北京)有限公司

2021年1月13日,聯想集團開盤股價大漲近15%,報9.25港元,盤中股價一度高達9.42港元,最終以8.83港元收盤,市值突破千億達1063億港元。

就在此前一天,IDC公布了全球PC市場最新數據,2020年第四季度聯想出貨量同比增長29%,全球市場份額達到25.2%,高居榜首,大幅領先第二名4.3個百分點。也就是說,全球每出貨四臺PC,就有一臺是聯想的,這也創造了聯想的新紀錄。

股價V形逆轉的背后,發生了什么?以聯想集團的轉型先鋒聯想中國為例,或許可以解讀聯想集團股價飆升的背后秘密。

2017年,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劉軍依托集團“3S戰略”,在聯想中國推出“日出東方”戰略,公布了“聯想 智慧中國”的愿景,堅定實施以客戶為中心轉型、智能產品和智慧服務兩大轉型。

這兩大轉型,被業界稱之為雙引擎驅動,前者聚焦于PC業務的創新發展,后者聚焦于智慧服務業務的全面突破。

PC引擎澎湃,持續領跑

聯想,作為中國新興科技公司的代表,意氣風發,揮斥方遒,在國際市場后來居上,擊敗了曾經不可一世的跨國公司們,坐上了全球PC王者的寶座。

但是,正如聯想內部經常說的,要想登上一個新的山頭,必須先到達山腳。2015年前后,由于外部大環境不景氣,聯想在PC業務上也面臨了外部的嚴重挑戰。

2017年,劉軍開啟了聯想中國的變革之旅。打的第一仗就是以客戶為中心的轉型——重塑PC業務。此前,聯想PC以產品為中心,為了覆蓋更多的細分市場,不斷推出各種新產品,產品型號多如牛毛,甚至連分管PC業務的公司領導也數不清到底有多少款產品。

同時,聯想賴以成功的“雙模式”,自2004年確立以來從未改變。“雙模式”簡單來說就是直銷和分銷,前者針對大客戶,采取直銷模式;后者面向其他客戶,以分銷模式為主。

雙模式讓聯想贏得了當年的PC大戰,并通過分銷實現了快速的市場占領。十多年后,分銷模式問題逐漸顯現,最大的問題是,聯想遠離最終客戶,不知道客戶是誰,更無法聯系上。

劉軍直斥,就像躺在溫水里的青蛙,“這么多年沒有與時俱進,危機感不足、血性也不足”。

在這場轟轟烈烈的“以客戶為中心的轉型”大戰中,聯想中國進行了組織再造,將產品和營銷團隊以客戶類型劃分為消費事業部、SMB(中小企業)事業部、大客戶事業部。

“追求極致的客戶體驗”,這種互聯網公司的常用語,很快在聯想中國區風行起來。整個聯想中國區,上至總裁劉軍,下至新來的實習生,所有人都進行了客戶旅程圖的繪制訓練。通過描繪客戶旅程,以客戶視角審視業務,倒逼業務改革。

在這個過程中,一些大家熟視無睹的問題逐漸暴露了出來。比如產品型號繁多,讓客戶無從下手;線上線下產品型號不同、價格不同,讓消費者倍感混亂;每個業務部門一個客服電話,客服電話達到18個之多……這些問題,都很快在這場大刀闊斧的改革中逐一解決。

很快,轉型的效果開始顯現,產品型號少了,每款產品的研發投入增加了,小新、拯救者、ThinkPad等爆款產品的知名度、美譽度越來越高。線上線下同款同價,消費者根據需要選擇購買渠道,體驗上來了。客服系統統一后,通過自主研發的AI魔方系統的輔助,不管客戶通過電話、微信、官網或者任何渠道聯系客服,客戶的完整信息就自動顯示給客服,問題的解決率和服務的滿意度都大幅提升。

同時,聯想也對經銷商體系進行了改革,精簡了經銷商層級,推動了線上線下整合的新零售業務模式。

更重要的是,通過“以客戶為中心的轉型”,聯想與上億中國用戶取得了直接的聯系,得到了他們的直接反饋,了解了他們的喜好和需求。同時,聯想的粉絲經營、社群運營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這不但有助于聯想產品的口碑傳播,也將用戶的聲音帶入到了產品的研發和制造環節。

以用戶的需求為導向來研發和設計產品,這使得面向游戲用戶的拯救者筆記本很快成為游戲本市場的王者,由于口碑傳播帶來的銷量暴漲,社交媒體上滿是拯救者一本難求的聲音。面向年輕用戶的時尚輕薄本小新也取得了同樣的成功。全新的ThinkBook系列,則在中小企業和職場新人中贏得了口碑。

2020年一開年,疫情肆虐,工廠停工,受芯片產能不足影響的PC行業再臨危機,所有人都以為這一年PC銷量將跌至又一個冰點。然而在這一特殊時期,聯想卻逆勢而上。聯想合肥、武漢、深圳工廠,開足馬力向全球供應中國制造。

這一年,聯想在中國市場收獲了巨大的聲譽和銷量。最新財報顯示,聯想在中國PC市場份額達到創紀錄的42%。也就是說,幾乎一半的中國PC用戶,選擇了購買聯想產品。

這些數字表明,隨著以客戶為中心的轉型成功,聯想PC引擎澎湃,為聯想這家國產大飛機輸出著持續不斷的大功率能量。

智慧服務,聯想中國的第二個引擎

PC市場是聯想的根基,但僅僅固守PC是不夠的。聯想必須要找到新的增長點,是在PC制造業的上下游尋找機會,覆蓋產業鏈的更多部分,還是橫向擴張,覆蓋更多的產品品類,聯想一直在不斷思考和嘗試。

而這一次,聯想選擇了跳出行業的慣性思考,投入智能化大潮。劉軍認為,智能物聯將帶來一個巨大的藍海市場,這個藍海市場的容量將遠遠超過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市場。于是,就有了聯想中國的第二大轉型——智能產品和智慧服務轉型。

為此,聯想建立了一套理論模型。聯想將智能化涉及的要素總結為“端-邊-云-網-智”。端,終端;邊,邊緣計算;云,云服務;網,5G等;智,人工智能。

在劉軍看來,目前沒有哪一家能夠占全這5大要素,各家都有所長,也有所短。劉軍認為,“這個市場很熱鬧,但是真正有技術又有實踐的公司不算多。”

事實上,聯想是全球少數能夠擁有全部五大要素的企業。在云上,聯想除了服務器、智能數據中心等基礎設施之外,它還有私有云和混合云的能力,而且瞄準的是PaaS層,這也是云業務中最難的一部分;在網絡上,云網融合事業部具備建立虛擬網和專網的能力;至于端和邊,劉軍提出要走出PC圈,從PC擴展到全線的智能產品,除了諸如PC、手機、平板電腦、AR、智能攝像頭、智慧屏等端設備外,還包括邊緣網關、嵌入式電腦等邊緣計算產品。

這一整套沙盤推演下來,聯想的優勢就顯現了出來。但是,光有了沙盤推演還不行,真刀真槍地占領市場才能證明聯想這套模型是可行的。

這一回,聯想員工執行力強的優勢展現出來了。

在海南文昌,正在進行著一項令人矚目的“超級工程”。“文昌智城”是海南文昌國際航天城、海南自由貿易港試驗區等國家重點戰略項目,在2020年獲得IDC亞太區智慧城市大獎。

在福建廈門,“e政務”落地生根,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可以享受24小時“不打烊”政務服務。截至2020年10月,共幫助市民辦理220萬件政府事項,為老百姓累計節省約120萬天、1.2億元的辦事成本。這一項目并獲得了央視的點贊。

在河北香河,正在進行的“智慧香河”項目是京津冀城市群、環渤海經濟圈建設的重點項目,計劃成為智慧城市高質量發展的新范本。

在四川涼山、在西藏拉薩,智慧教育正在讓貧苦地區的孩子享受與大城市孩子相同的教育資源。在冰天雪地的南極長城站,在浩渺無邊的西沙、在物流不暢的黃土高原……類似這樣的“智慧工程”正在智能化時代來臨的前夜接力展開,掀起了一輪輪智能化轉型升級的浪潮。

而所有這些,都是聯想中國區一個接一個的“智慧”大單,是聯想“端-邊-云-網-智”模型落地的實際成果。

2020年,聯想的智能產品和智慧服務轉型正在進入一個驗收的階段,“日出東方”戰略奠定了當前公司核心性業務和成長性業務并行不悖的基礎,而這點已經能從聯想的業績中凸顯。

從最新財報可見,PC以外的新業務,持續保持著年比年超過30%的增長,目前年營業額超過200億元,收入占比接近1/4。其中,智慧服務、智能物聯產品和智慧行業解決方案三大業務并駕齊驅,已經占到中國區總營收近10%。不止如此,聯想慢慢從傳統硬件制造商轉變為軟硬兼能的新型企業,這才是轉型帶來的最大驚喜。

現在,聯想已不僅僅是PC領域的領跑者,它已是一家中國領先的智能產品、智慧服務提供商。而這,正是聯想集團股價飆升背后的一大秘密。

“新”聯想,“新開局”

PC的優勢擴大讓聯想給競爭對手留下長長的背影,但對聯想來講,更重要的是,聯想的轉型在新基建浪潮刺激數字化進程提速的背景下,加速了與國內智能變革的趨勢合流,這也讓劉軍對聯想成為“中國領先的智能產品和智慧服務提供商”的長遠目標,向前走了一大步。

“2020,重回首,去時年,攬盡風雨苦亦甜。”劉軍在發給員工的新年郵件中表示,“2020年,聯想中國過去三年臥薪嘗膽、矢志不渝的變革開始展現效果,我們迅速抓住了新基建加速、在線經濟爆發等機會,取得了令人振奮的戰果!”

聯想中國區一名在聯想工作了20年的老員工心生感慨,“我感覺我們又回到了全球化的初期,那時候,我們初生牛犢不怕虎。今天,當我們脫掉那些曾經的榮譽帶給我們束縛,輕裝上陣,在一個個全新的領域,像新兵一樣無畏地往前沖,這種感覺真好!”

除了戰略的成功,也許正是這種上下同欲、將士同心的工作氛圍,使得聯想中國的雙引擎能飛快地運轉,并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。

一個“新”聯想正在誕生,一個“新”聯想已經誕生,它生發出來的無畏力量,將向全世界不斷傳遞智慧中國的聲音。


白小姐爆料